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交流

王一鸣:本轮经济恢复面临四方面新挑战 协同推进宏观调节和增长动能的转换

发布时间:2022-07-18 来源:市体改研究会 浏览次数:2193 字号:〖

王一鸣:本轮经济恢复面临四方面新挑战 协同推进宏观调节和增长动能的转换


  “在二季度经济增速低于市场预期的情况下,加大宏观政策力度的声音,可能会重现。”7月16日,全国政协委员、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在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2022中期宏观峰会上表示。

  对于上半年的经济形势,王一鸣表示,总体上看,面对困难局面,我国高效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加大宏观调结力度,有效实施稳经济政策措施,顶住了二季度的下行压力。

  7月15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初步核算,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562642亿元,按不变价格计算,同比增长2.5%。其中,二季度经济实现正增长,GDP同比增长0.4%。

  王一鸣认为,当前稳经济一揽子政策措施实施才一个多月时间,有的政策还没有完全落地,有的还有相当的实施空间。

  因此,王一鸣表示,最重要的还是要加大一揽子政策措施的实施力度,确保尽快落地见效。同时我们要看到加大政策实施力度既有短期的政策效应,也要关注中长期的效果。推动经济稳定恢复,既要加强逆周期调节,也要预留跨周期政策空间。推动经济运行回归正常轨道,宏观政策既要有利有效,也不能透支未来,加重后期的债务负担,更不能回归债务驱动的传统增长模式。因此稳增长的实施路径,要协同推进宏观政策调节和增长动能的转换。

  经济恢复面临新挑战

  王一鸣表示,我们这一轮经济的恢复与2020年疫情初期的恢复,在需求结构、微观主体行为、经济增长动力结构和外部环境都有新的变化。因此,这一轮经济的恢复也面临新的挑战,有四个方面比较明显。

  第一,需求不足的矛盾更加突出。需求恢复滞后于生产的恢复,是这轮疫情的基本特征,需求恢复相对生产恢复的更慢。今年需求恢复乏力特征更明显,上半年零售同比下降了0.7%,6月后又转正,但是增幅仍然较低,这个跟收入增长放缓分不开。上半年居民消费人均支出扣除价格因素,实际仅增长0.8%。家庭支出更趋谨慎,耐用消费品降幅比较大,但6月份汽车有回升,因为跟政策激励有关系,这是内需里面的消费。

  投资回升动力仍然不足,制造业投资前期增势比较强劲,但是随着能源用工成本上升也在开始回调,上半年比一季度回落了5.2个百分点。制造业投资主体是民间投资,所以民间投资上半年比一季度回落了4.9个百分点。房地产投资还在回调之中,基建投资在专项债发行进度加快支撑下保持较快增长,但还是受到项目储备、地方财政配套能力和清理隐形债务等方面的约束。

  第二,微观主体行为也在发生变化。持续两年多的疫情消耗了比较多的储备,所以部分企业资产负债表受损,市场主体的承受力也在减弱。企业决策更加短期化,投资的风险偏好下降,居民家庭消费更趋谨慎。现在西方一些国家放松疫情管制,所以我们防疫输入压力在增大,经济成本相应上升,这对企业下一步的预期也会有重要的影响。从二季度的产能利用率看,仍有下降。

  第三,经济恢复的动力结构也在发生变化。回顾2020年一季度负增长6.8%,二季度转成3.2%,非常强劲。除了强有力的政策支持之外,还得益于数字经济的逆势上扬,房地产行业还对经济有比较大的拉动。此外,疫情率先得到控制后,外贸出口出现强劲回升。而本轮经济恢复,这些动力都有相应的变化。平台经济增势减弱,房地产持续低迷,出口扩张的空间正在收窄,因此,我们急需要培育新的增长点,要寻找经济恢复的新动力,稳增长需要新动力。

  第四,外部环境更趋复杂严峻。当前全球通胀水平持续攀升,美国6月份CPI达到9.1%,创40年的新高。欧元区的消费者物价指数是8.6%,也是创下有此指标以来的新高。在这种超预期通胀背景下,美联储等主要经济体央行加大了加息力度和缩表的节奏,所以偿债的压力迅速增大。现在有人在讨论欧债危机会不会重现,不仅新兴市场,意大利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突破4%,偿债成本迅速上升。滞胀和经济衰退的风险也在大幅上升。世行调低今年全球经济增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明确表示要进一步下调全球经济的预测。这对我们外部市场需求会是有收缩效应,因此我们稳定外需的难度也在明显的增大。另外这种主要经济体的紧缩政策还会通过资本流动和汇率等渠道来影响我们的经济金融稳定,在一定程度上会挤压政策空间。

  建议三方面政策着力点

  王一鸣表示,目前还需要一个更中期的视角,我们不仅要着眼于下半年,还要着眼于明年。而中国还处在高速增长转向中速过程,这个转换过程还没有完全完成。从2010年开始,我们增速逐步放缓,我们把它叫做新常态,主要是供给侧潜在增长水平的下降。我们现在也面临需求侧的变化,就是人口的老龄化,去年人口净增48万,需求侧的新常态也会显现。

  基于此,王一鸣认为,下半年要继续推动稳经济一揽子政策落地基础上协同推进宏观调节和动力的转换。政策着力点应转向更大力度的扩大国内需求,转向增强市场主体的内生动力,转向培育经济增长的新动能。

  第一,扩大内需方面,还需要继续发挥投资对经济恢复的关键性作用,当前增加有效投资仍是加快经济恢复的关键。除了落实好已有政策,还要拓展新的投资空间,包括适度超前布局5G数据中心等新兴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国家重点实验室、大科学装置等科研基础设施建设。此外,下一步还需梳理优先投资项目清单,便于商业银行加快资金投入。

  第二,要增强消费持续扩大的内生动力。目前采取了一些阶段性的措施,比如减征部分乘用车购置税,支持新能源汽车消费和充电桩建设,鼓励家电以旧换新等措施。但这些措施短期效应比较明显,而且也会在一定程度上透支下一步的消费。应该有中长期的措施。例如加快户籍制度改革,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以释放巨大的消费潜能。

  第三,还要加快产业的数字化、智能化转型,这也是未来的新动能。

  王一鸣建议,要推出一些提振市场信心的改革和政策举措。当前尤为重要的是研究出台支持民营经济、支持平台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政策措施。平台经济去年下半年受到内外环境变化的影响,发展势头在放缓。头部互联网企业与美国的差距扩大,独角兽企业有被印度后来居上追赶的态势。所以他建议加快平台经济专项整改向常态化监管转变,明确释放鼓励平台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积极信号,尽快完成出台红绿灯的设置方案,给市场主体以明确的预期。

来源:经济观察网 作者:记者 胡艳明

文章看多了有点累?微信扫码看点不一样的东西

或微信搜索市体改研究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