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改革聚焦

数字经济如何促进消费升级

发布时间:2024-06-03 来源:市体改研究会 浏览次数:5868 字号:〖

消费是最终需求。它是生产的最终目的,也是生产的重要动力,对经济发展具有基础性作用。不断提高消费水平,是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满足人民群众美好生活需要的必然选择。以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推进我国消费升级,是激发国内经济发展潜能、释放经济发展活力的重要战略举措。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一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大力发展数字经济,促进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为实现由消费增长到消费升级指明了方向。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数字化治理及数据价值化,有助于“创造更多消费场景,更好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高品质消费需要”,进而更好激发消费活力,释放消费潜力,推进消费升级。

  消费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性作用

  消费是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直接体现,更是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近年来,作为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消费对经济社会发展发挥着重要的基础性作用。

  消费是实现民生福祉的根基,是夯实社会稳定的关键环节。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消费构成了生产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是人民生产生活的必要条件。不同历史时期和发展阶段,消费目标由温饱向美好生活需要的动态转变,映射出人民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的不断增强。从消费数据来看,2023年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47.15万亿元,消费对GDP贡献率达82.5%。其中,全国居民可支配收入39218元,全国居民人均消费增速达9%,居民消费能力显著提升;中等收入群体超4亿,超大规模消费市场潜力巨大;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7.7%,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增速9.2%,农村消费动力强劲。消费贯通需求端和供给端,成为筑牢我国社会秩序稳定发展的“压舱石”。

  消费是畅通国内大循环的重要一环,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应有之义。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坚定实施扩大内需战略、深入实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扩内需、促消费的一系列政策扎实有力、成效显著。从消费增量来看,居民消费水平持续提高,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3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47.15万亿元,是2012年的2.24倍;恩格尔系数逐年下降,从2012年的33.0%下降至2023年的29.8%,生活品质不断提高;消费结构不断优化,发展型、享受型消费日益提升,服务型消费支出占比逐步提高。从消费供给来看,消费品工业在品种、品质、品牌等领域提质增效推动消费品持续升级换代;国家在社会范围内推动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水平日渐提高;数字消费等商业模式和平台兴起,衍生培育出新型消费,创造更多消费潜能。消费增长向消费升级的结构性转变,更高水平地满足人们多层次、多元化的现代化消费需求,有效推动我国内需体系和新发展格局的构建,实现了消费提质增效助力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

  数字经济发展丰富了消费形态

  随着数字经济的纵深发展,数字技术应用正以新理念、新业态、新模式融入大众消费场景,深刻改变着人们的消费习惯,丰富了我国消费形态,创造了新消费模式。

  数字经济丰富了居民消费场景。收入是保障消费顺利实现的前提和基础,根据中国信通院数据,2022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约50.2万亿元,占GDP比重提升至41.5%。数字经济催生了大数据工程技术、全媒体运营、网络配送、在线学习服务等大量以数字技术为支撑的新职业,拓宽了就业渠道、就业规模和就业形态,对国民收入形成强有力支撑。同时,数字基础设施规模能级不断提升,截至2022年底,我国移动物联网终端用户数达18.45亿户,切实推进居民与新时代的“信息洪流”接轨,提高了全民知识边界、认知水平,增强了居民消费软实力。消费能力的提升衍生更加多元的消费场景,科技智能深入改造传统商业,促进智慧超市、智慧餐厅等新零售以及智能服务终端的落地;技术变革促进一二三产业深度融合,催生线上消费、数字消费、直播消费、体验消费、社交消费、平台电商等多种新型消费场景;智慧平台整合分析交易数据,挖掘消费需求,为扩充消费内容、增大服务消费空间提供数据支撑。

  数字经济重塑了居民消费关系。数字经济以数据带动高水平融合、以创新驱动数字化转型、以智能引领高质量发展,推动了消费关系的变革。依托数据要素的非竞用性、消费平台的多主体性,消费者与生产者之间实现了流通闭环到共同生产的开放式生产关系;自媒体等数字产业蓬勃兴起,充分调动乡村生态资源,推动消费者与自然环境的关系实现消耗供给转向互相依存的绿色发展关系;依托数字场景下消费品的低边际成本,消费者与他人之间实现了排他消费向共享消费的良好社会关系。与此同时,消费行为、消费决策也受到互联网、AI等数字技术的深刻影响。海量信息经算法“提纯”实现场景化智能推送,生成个性化产品推送带动居民消费;直播带货、交易数据等数字消费模式与行为心理学相结合,创造即兴消费、计划消费、礼品消费、圈层消费等消费需求,重塑消费者的消费偏好和消费习惯。

  数字经济改善了居民消费环境。消费品的质量结构直接决定了消费体验,与消费监管共同影响居民消费环境。数字化在供给端赋能消费品工业提质增效,在创意设计、绿色发展、数智应用等维度促进消费品工业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传统消费品走向质优价廉,创新消费品方兴未艾。同时,以数字技术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新性转化,以“科技+国货潮品”为主题的国潮消费逐渐活跃,云音乐会、云展览、云旅游等线上文化消费不断丰富,形成了文化与科技相结合的新型文化业态,实现了传统文化资源的经济价值转化,也赋予消费品丰富的精神内涵,更好地满足了人们生存型、发展型和享受型等多类型多层次的消费需求。在监管层面,数字治理和智慧应用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强化了消费品服务质量监管机制,有利于健全事前、事中、事后全链条消费监管,构筑安全、放心、优质的消费环境。

  以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激发消费潜能

  消费升级同现代科技和生产方式相结合,蕴含着巨大增长空间。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增强消费能力,改善消费条件,创新消费场景,使消费潜力充分释放出来。”要以数字经济高质量发展赋能消费升级,进一步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良性循环。

  推进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激发城乡消费活力。数字基础设施是培育消费活力的基石。加快推进消费基础设施领域设备更新,强化地区商贸体系与支持消费新场景发展的硬件功能衔接,补齐消费基础设施短板。围绕满足消费升级需求,适度超前布局建设5G网络、物联网、云计算、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和应用场景,完善便民数字消费设施,畅通城乡消费供给侧和需求侧信息交互。引导消费市场下沉拓展,完善农村物流配送等配套体系,提高农村数字消费可及性,释放农村家庭消费潜力。

  发挥数字经济新优势,增强居民消费能力。提高消费能力的关键在于人民群众“能消费、敢消费、愿消费”。深化数字经济产业布局,开拓智能制造、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相关就业机会,发挥数字人才聚集效应和数字经济引领效应,提高居民收入水平。建立和完善扩大居民消费的长效机制,持续完善社会保障体系、深化医疗保险制度改革等基础性、普惠性、兜底性社会保障制度,解决居民消费顾虑。加快推进现代化数字治理,加强政务数据服务平台建设,完善消费信用体系、质量监管体系,保障经营者和消费者合法权益,努力营造安全放心诚信的消费环境。

  加快数字赋能产业升级,提高消费供给质量。以产业创新推动消费升级,聚焦产业链供应链关键环节,统筹推进数据驱动、资源汇聚、平台搭建和产业融合,推动数字经济与消费品工业融合发展,建立和完善品牌建设、培育标准体系和评价体系,推动传统消费品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积极推进产业数字化转型,加强技术、产品、服务创新,丰富消费新场景、构建消费新模式、催生消费新业态。发挥数据要素价值,以技术升级、共享供应链、大数据平台等手段对消费者精准画像,敏捷精准满足消费个性化、多元化、品质化需求。

来源: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网站


文章看多了有点累?微信扫码看点不一样的东西

或微信搜索市体改研究会